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同志小说 >> 内容

学生同志小说:高中

时间:2017/1/13 1:40:20 点击:

  核心提示:汪羽明,一位高中学生,经历了六月的洗礼,他战胜了中考,成为了一名高中生。由此开始了他的高中生活。随着青春期的到来,羽明慢慢开始发现他对异性好感在逐级递减。看到不会热血沸腾,相反,见到帅哥却会久久不能忘怀。...

 

学生同志小说:高中

 

高中 - BY封竹

矛盾的我生活在矛盾的世界,无情的矛盾无时无刻不再侵蚀着我的心灵。而我只能默默忍受。

   汪羽明,一位高中学生,经历了六月的洗礼,他战胜了中考,成为了一名高中生。由此开始了他的高中生活。随着青春期的到来,羽明慢慢开始发现他对异性好感在逐级递减。看到不会热血沸腾,相反,见到帅哥却会久久不能忘怀。特别是遇见了他,羽明心中的白马王子。他叫郇君,有着一张清秀而帅气的面孔,一身强壮的体魄。初次了解他是通过班级里的一位女生。

   “我今天看见了一位大帅哥,太帅了。他好像是十二班的,姓郇,好奇怪的姓呀。听说他是体育生,一定很健壮。”班级里的一位女同学正向自己的死党汇报今天的所见所闻。羽明也没太注意,但既然是帅哥见一下也无妨。可第一次见到郇君,没有发现有什么太多的反应,很普通的一个人。然而欲望的毒藤却慢慢地缠绕着羽名的心。

   到了高一下学期,羽明不知从何时开始,脑子里总是不断地想着郇君。因为两人不在一个班级,而且两个班级也相隔十万八千里。见到郇君太不容易了,因此,每周一的升旗仪式是羽明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在这时自己可以看一眼郇君。还有每天中午,羽明特意买饭回来时绕远道为了路过郇君的班级,看他是否还在,只要看他一眼,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时间一刻不停地前进。羽明还是不断地想着郇君,想着那张令他不断回想的面庞。就在这样的回想中,高一的生活已经接近尾声了。在高一快结束时,学校开始了文理分科。这下羽明又开始了矛盾。他的理科成绩不是很好,而且文科成绩也是平均。他比较喜欢历史,但对政治又是很头疼,整天背那些抽象的看不着边的哲学,想想都害怕。终于在无法抉择中,羽明还是选择了理科,毕竟理科以后的出路很多。

   就这样,羽明选择了理科,并且分到了新的班级——高二-十二班。“真是太好了,我被分到了十二班,这下可以见到郇君了。”被喜悦冲昏头脑的羽明大概没有仔细想一想,有可能十二班的郇君被分到别处呢。果然,天不作美,郇君被分到十一班。“不管怎样,现在毕竟比以前可近多了。”失落的羽明暗自安慰。的确,如今两个班级相距不足三米,可以说低头不见抬头见。这可比以前好多了。想着想着,羽明还是感谢老天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

   高一的暑假对羽明来说又是一个转变。他知道了一个词——“同志”,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以前从未知晓。原来它的意思是“GAY”,说白了就是同性恋。这让羽明对此产生好奇心,他登入了同志网站,看到那些帅气的男孩和一篇篇凄美的文章。他被感动了,渐渐地陷入了这个圈子,而且越陷越深。

第二章深度了解

   上了高二,虽然不像高三那样辛苦。但也是有了更多的责任,为了个高三打好基础,一开学,老师们就不断地加强同学们的学习。无法再像高一那样轻松。每天都是不断地学习,连课余时间都少了很多。中午无法再出去活动,唉,为了学习,付出一切。不活动就不活动了,在走廊里溜达几圈就行了。

   没想到,中午却遇到了郇君,原来他每天都在学校吃饭,而且每天都经过这里,了解了他的规律,羽明便有意地在他经常路过的地方事先“埋伏”好。然后若无其事地看着书,等待着他的路过。每天看完他从这里路过,羽明就回去开始那无边的学习。羽明一直没和他说过话,只是看着他,听着他和别人讲话,仅此而已。

   “看来老天有意帮我!”当羽明在学校的贴吧里无意间发现了郇君的QQ号,羽明在心里暗暗自喜,甚至到了欣喜若狂。马上登录他的空间,看看他的日志。

   “老婆???????”看到日志的那一幕,羽明惊住了,他有女朋友了,还那么暧昧地叫她老婆。羽明的心在滴血,看到日志的日期,判断应该是初三时写的。“但愿他们上高中后就断了”羽明心里暗暗祈祷。不过还好,看到相册里的照片,这下可以大饱眼福了。看着一张张郇君的照片,还有在海边照的,“唉,他也太不给面子了,在海边游泳还穿着长裤。”无法看到私部,羽明有些沮丧。不过能看到那健壮的肌肉也是一种享受。没想到赤着上身的郇君如此美丽。那六块腹肌更是醒人瞩目。现在家里的网线虽然撤了,但电脑还在。趁此机会,多下载几张回去慢慢享受。

   就这样,每周的电脑课成了羽明上郇君空间的时间,不断地更新,羽明就不断地下载。好像老天有意帮羽明。从这学期开始羽明的班级和郇君的班级一起上电脑课,但这也是个麻烦,万一被他发现有人在下载他的照片就完了。不过还好,他们俩的位置相距很远,应该是无法看到。

   每次电脑课羽明登入郇君的空间看他的照片,隔着旁边无人的电脑屏幕正好可以看到郇君,这可让羽明高兴坏了,这下可以时时刻刻地观察郇君。每天晚上回家后,欣赏着郇君的照片,看着看着,羽明的心开始萌动,梦里居然遇见了郇君。两人一起漫步海边,吹着海风,欣赏着浪花的美丽??????,可惜,梦总是要醒的,醒来后羽明的心更加沉重,多希望梦能成真。

   又是一节电脑课,又可以仔细的观摩心爱的郇君。今天又赚着了,在上电脑课进教室的时候,由于人太多太拥挤,大家都挤在一起。不知谁推了一下,正好把羽明推到郇君的后面。此时羽明的手也阴差阳错地落在了郇君的屁股上,幸好郇君没有发觉。“真是太有手感了,原来他的屁股如此的翘立。以前怎么没注意,真是太可惜了。不过现在居然让我摸到了,真是太幸福了。”

   从此,羽明对郇君的爱慕又加深一层,而且郇君成了他每次发泄欲望的对象,幻想着自己和郇君在一起缠绵,就这样无法自拔。

时光又这样的飘过,羽明还是每天都想方设法地看郇君一眼,即使一眼就好。

   转眼间已是高二下学期了,马上就要到高三了,学习的压力更大。此时,老师为了同桌之间能更好的帮助,又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换座。没想到这次换座竟带给了羽明无法摆脱的灾难。羽明和奇旭组合到了一起。奇旭也是高二被分到这个班。羽明对他不是很了解,平日里也不经常说话。再说羽明对谁都是很普通,虽然相处快一年了,但还未有特别要好的朋友,所以对于与奇旭坐在一起(后来听说这是奇旭的要求),他也无所谓。

   奇旭虽然外表不像郇君那样帅气,但也绝不是那种歪瓜裂枣,就是很普通。最大的优点就是特别的幽默,而且自然熟。无论是谁,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和他在一起,总能无话不谈,而且经常被他逗得捧腹大笑。

   开始羽明还不信,因为自己是出了名的沉默,一般人是无法使他闹起来。即使在嘈杂的教室里,他也能平静地学习。真有种伟人的风范,可以超脱一切。但这一切却被奇旭给破解了。

   从上学期开始,不知为何奇旭总是来找羽明一起吃饭。再趁机占点小便宜,把羽明的菜扫去一半。但也仅仅使羽明与其说几句话,仅此而已。所以这一学期羽明没有注意奇旭,他心里只想着郇君。可在换到了和奇旭同桌之后,两人的接触时间长了,可谓“日久生情”,羽明开始对奇旭有了一点点不知的感觉。

   特别是有一天,无意之中羽明转头时,看到旁边的奇旭正半躺在椅子上。更重要的是,由于衣服可能有些短,他的私处隔着裤子凸现出来,犹如一个撑起的帐篷。看的羽明热血沸腾。他连忙转过头,平静心中的兴奋。还好,奇旭看书看得太投入了,没有发现这一切。

   回到家后,羽明满脑子都在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果然,就连梦里也摆脱不了奇旭。从那以后,羽明有意无意地开始观察奇旭,看是否再看到那一幕。奇旭好像没有发觉,依然动作依旧,这可乐坏了羽明。渐渐地,他觉得不好的预感就要来到。

   随着时间地推移,羽明开始慢慢产生了对奇旭的爱慕,每天和他一起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可羽明心里还是没有忘掉那个他暗恋两年的郇君。每天中午依旧找机会看他一眼。就这样,羽明的心不断地被这两个人占据。他也无法摆脱对他们的感情。可是脚踏两只船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受。羽明无论怎样也不能忘掉他们中的一个,所以只有这样慢慢地承受着痛苦的矛盾,无法抵抗的矛盾。

   时间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不等待任何人。转眼间,高二的生活已经接近尾声。再过一个暑假,羽明就是一个真正的高三学生,迎接着向往已久的高考。

随着轻松的暑假接近尾声,盼望已久的高三终于来临了。初到高三的羽明对200多天后的高考充满了希望,经过高一高二的锻炼,羽明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所以即使面对人见人怕的高考,他也从来没有畏惧过,相反,还带着向往的目光

准备着迎接高考。

   开学的第一天,羽明看到了阔别已久的奇旭和郇君。一个假期没有见过他们,很是想念,而且再见到他们时发现,他们都帅了很多,这让羽明更加高兴。

   高三果然不一般,学习量加重了,压力也愈来愈大。每天早出晚归,回家写完作业后已是第二天了。而且教室内再也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有的只是压抑。但这是对其他的班级来说。因为十二班有奇旭这个活宝,再大的压抑也会望风而逃。羽明现在不得不佩服奇旭。连自己这样一个绝世沉默的人,在和奇旭相处一年后,竟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如此的活泼。而且每天和奇旭的打打闹闹,也使羽明在压抑的生活中出现了一点光芒。羽明现在越来越觉得离不开奇旭了。但他对郇君的暗恋却从未减弱,无法取舍的矛盾又一次击打着羽明的心灵。

   高三不知不觉地已过去一个月了。一天下午,走廊里忽然间传来的叫声,打破了宁静的气氛。有的同学出去看怎么回事,本来羽明不好凑热闹,可看到外面的人越来越多,索性出去看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原来是奇旭和郇君两个人在走廊里疯闹。郇君把奇旭治得服服帖帖,这可让羽明高兴坏了。因为平日里奇旭总是欺负羽明,这下可以说是郇君为羽明报了大仇了。可奇怪的是,原来奇旭和郇君两个人认识,后来打听才知道他们高一是一个班的,看来高一时两个人关系不错,不然也不能这样疯闹。看着自己心意的两个人在打闹。羽明忽然觉得一股醋意从心中涌出,特别是对郇君。平日可以和奇旭闹,可基本上没机会接近郇君,更别说打闹。

   被整的奇旭回到教室,羽明看到他的样子,乐得不得了。本想说“郇君真是厉害。把你都整成这样。”可如果让奇旭知道自己和郇君的事情,肯定会告诉郇君,这可麻烦。为了不让奇旭知道,羽明索性装作不认识郇君。“真是老天开眼,原来你也有被人整的时候。那位同学真是太了不起了。我真想拜他为大哥,这样就不会总被你欺负。”为了不起疑心,羽明只有这样说,而且这样羽明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奇旭面前提到郇君,而让对方以为自己只是崇拜他,别无他意。

   “大哥”这个称呼还真行,虽然郇君比自己小,但自己还是很依赖他,称其为大哥也不为过。重要的是不被人怀疑自己的秘密。

时间又在推进,转眼间,已是9月末了。学校又迎来了一年一次的田径运动会。这可乐坏了所有的同学,上了高三之后,没有时间再去放松了,每天都是超负荷状态。所以都盼望着运动会的来临,这样就可以好好地玩一次。由于羽明平时身体很弱,所以看到大家都踊跃报名,他也力不从心,只好当做幕后工作者,为他们加油助威。无独有偶,奇旭也没有报名,不是他身体弱,而是他这个人很有个性,平日里也不积极参加班级活动,运动会也不例外。

   看着同学们课余时间都到操场上去练习各自的项目,羽明只有默默地看着。本想趁此机会和奇旭说几句话,可奇旭却很不领情地和几个女同学混在一起,谈天说地,完全把羽明忽略在外。气得羽明扭头就远离了他,巧的是,寂寞的羽明发现原来郇君也在训练,看着他那奔跑的身影,那结实的肌肉,羽明眼都看直了,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郇君能获得冠军。

   在紧张的练习后,运动会终于拉开了帷幕。一大清早,羽明就来到学校,比赛他是帮不上忙了,只能来帮班级整理一下场地,搬东西来将功补过。上午8点,运动会准时开始,第一个项目就有郇君,那健壮的身躯如同闪电一般飞越了终点。羽明高兴地都想蹦起来,但毕竟郇君不是自己班的,这样做会引起很大的怀疑。无奈,只好坐在原处,高兴地说“大哥就是不一般”

   接下来几个项目就没有郇君了,所以羽明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兴奋。只能随着班级在那里呐喊助威。奇旭还是厚着脸皮地和女同学说着那永远说不完的话,真佩服他的口才,就这样他能去说相声了。孤独的羽明只有寻觅着郇君的身影,此时郇君正坐在班级的第一排,看着他说话,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就这样,一天的运动会就在喧闹中马上要结束了。同学们都忙着收拾东西,而羽明被派作值日生,收拾班级的卫生,把地上同学们礽的垃圾扫一扫。扫着扫着,忽然羽明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虽然是背对着他,但羽明第一时间感觉到,那是郇君。他在换衣服,好像没发现后面有人,脱掉运动上衣,正在那找平时穿的衣服。羽明悄悄地屏住呼吸,看着郇君,虽然不是第一次看郇君半裸,但以前都是在照片上。此时一个大活人就在自己眼前,虽然是后背,那也使羽明乐死了。而且是近距离地观察,连郇君身上有个痣都看得清清楚楚,很快郇君就换好了衣服,吓得羽明赶紧低头扫地,好在没有被发现。

   那一晚,羽明又梦到了郇君。

两个月结束了,羽明迎来了上高三以来第一次大型考试——期中考试。但这次考试,羽明却考的出奇的差,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大显身手,可到头来,得到的却是空前的打击。以前也曾经遭受过滑铁卢,可都没有这次滑的这么低。这次可谓高中以来最差的一次。

   原来可以在班级高居三甲,学校也能跻身前50名,可这次却在班级十名开外,学校也是百名之后。本来心理就很脆弱的羽明,差一点就想不开了。特别是平日里学习不如羽明的奇旭这次却考得很好,夺了羽明三甲的位置。这让羽明既高兴又生气。高兴的是奇旭可以取得好成绩,他为之高兴,但生气也在这。他一直都没想到奇旭能考过他,所以或多或少有一点嫉妒,矛盾又一次开始了。

   最后,不幸的是自私心理占了上风,羽明决定离开奇旭。免得看到他,自己心里不平衡。所以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羽明再没和奇旭讲过话。这也使奇旭很纳闷,蒙在鼓里的奇旭还不知道一切,并且在羽明伤心的时候还不断的安慰他,这使羽明冰冷的心灵瞬间暖了许多。

   “好了,既然他也这样的安慰我,礼尚往来,我也不好和他计较了。”羽明想着。于是又开始了与奇旭的关系,每天依旧有说有笑,无比的幸福,而且每天又能见到郇君,快乐又回到从前。

   又过了一段时间,突然间羽明感觉到有些奇怪,一连几天中午都看不见郇君,而且晚上碰不见。以前郇君都是班级最后一个走的,恰好羽明是个慢性子,也是班级最后一个走的。虽然两人不在一个班,但很多次都能碰见。羽明就若无其事地走着,趁机瞄几眼郇君可这几天总是遇不见郇君。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羽明心里有些害怕,生怕郇君出了什么事情。难得羽明这么关心郇君,而郇君给羽明的却只是失望,失望。

   原来郇君又找了一位女朋友,好像是文科班的女生,姓苏。每天中午两人一起出去吃饭,晚上一放学,郇君就赶快跑到文科班门口,等着她一起走。而羽明却还像以前等着最后放学碰见郇君,所以每次都是失望。这还不为过,有一次,无意中羽明看见郇君竟然亲了那个女同学一下,而且在走廊上。好险,他们没有发现羽明。看到这一幕,羽明的肺都要气炸了,太不像话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郇君居然亲了另一个女孩,无情的打击又一次撞伤了羽明的心灵。

   本来上次的期中考试已经打击了羽明,刚刚恢复好的心灵又一次被这个女孩给打破了,羽明心里恨死她了。这下可好,双重打击之下羽明已经苦不堪言了,还好,羽明的承受力经过多年的锻炼,已经游刃有余,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羽明还承受这打击时,一场前所未有的冷战即将来临。

双重打击之后,羽明虽然仍能挺得住,可是每天想着郇君和别人好上了,学习上也没有了精力,成绩虽不是一落千丈,但也有九百丈了。相反,奇旭自从期中考试之后学习之风是蒸蒸日上,更打了鸡血似的。平日里的考试也都是很好,比得羽明都不敢在他面前谈自己那可怜的几分,本来羽明的弱点就是有点小心眼,看到别人都超过自己,他有些受不了。巧的是奇旭好像知道羽明的弱点,每次考试下来都要看羽明的分数,气得羽明每次都跟他大吵一架,几天都不说话。本想这样可以气一下奇旭,心里好平衡一下。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羽明这次算错了。“玩了一辈子鹰,到头来被鹰啄了一口。”这句话可谓是羽明的真实写照。以前百施百灵的伎俩,这次失败了。看来奇旭有了抗体,不再为此而哄羽明。可怜的羽明还不知暴风雨已经来临了。

   直到有一天早上,羽明像往常一样和奇旭打招呼。“早上好,今天怎么来的那么晚,平常早该到了。”可是,奇旭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放下书包,拿出书本,准备上课。“怎么了?我的气都消了,他怎么又来气了。”羽明不解地想着。这一天奇旭一句话都没说,确切地说,是都没对羽明说。以奇旭的性格,一天不说话还不如去死。于是他就把话都说给

别人听,一下课就跑到人多的地方,大谈天方夜谭,剩下孤零零的羽明。一连好几天,两人在没说上话。在奇旭眼里好像没有羽明一样,有什么事甚至找遍身边所有的人,唯独不找近在咫尺的羽明。

   羽明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你不是和我玩冷战吗?好,我奉陪到底。”本想大声对奇旭说,但还是没开口。他想和奇旭重归于好,所以话不能说的太绝。回想着这两年和奇旭在一起的日子,羽明还是很高兴的。现在已是高三下半学期了,眼看与奇旭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羽明不断回想着以前那些趣事。

   特别是奇旭的测字。上了高三以后,学习的压力重了起来,而且学习时间也紧了许多以前高一高二,每天中午还有时间出去散步,可现在每天中午吃完饭就准备着下午的学习,只有很少的时间。所以无法再出去活动。突然有一天,奇旭竟提出要给羽明测个字。

   “测字,你不是开玩笑吧?”羽明不敢相信奇旭还会测字。于是半信半疑地写了一个字。“写个什么字呢?”羽明苦恼地想着,突然间,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了。他有意考验一下奇旭。于是写了一个“沫”字,而且还是测一下姻缘,看看奇旭怎么个测法。别说奇旭做的有模有样,对这个字一笔一划讲的头头是道。最后说了一句话,使正在喝水的羽明差点喷了出来。

   “你在小学时一定喜欢一个女孩,而且至今还没忘记她。”

   看着奇旭得意地说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羽明无法控制地乐了出来。本想和其大谈一番。可还是收了回去,因为他不想奇旭知道自己的秘密。

“哎呀,看来奇旭也不过如此,小学时的女孩,而且至今还想着她。真是冤枉啊!奇旭还不知道我是个GAY,不喜欢女生的。”羽明心里想着,并且测的那个“沫”字就是取青沫的沫。因为羽明很喜欢《青沫》这个小说,他一直也向往着像苏沫一样,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想着自己如何能碰上自己的陶想。可曾想,奇旭竟测出了一个未知的女孩,有意刁难奇旭一下,羽明连续几次都测姻缘,而且都是跟志小说有关的名字。“想,书,泽??????”这个奇旭还真是能说会辩,把这几个字硬是说得和沫字一样,总是强调那个未知的女孩,说得羽明甘拜下风。

   “得,我不测了。”

   “别呀,怎么了?把你的秘密测出来了吧。没想到,你也有喜欢的人了,还是小学同学,真是没想到??????”

   看着奇旭,羽明又气又乐。还好他没真测出来,不然自己就麻烦了。反正现在也好,有这个女孩在,自己的秘密也有了一层保护伞,奇旭也能少一些怀疑。索性,羽明不否认这件事,让其随便说去。

   还有每天和奇旭一起放学。以前羽明没注意,因为每天只等着郇君一起走。可是自从郇君有了女朋友之后,就再也碰不着郇君了。无奈,羽明只能自己走,可是恰巧有一天晚上,羽明发现奇旭正在前面走着,而且还跟自己顺路,于是羽明加快速度跑了过去。但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羽明就跑过了头,这样奇旭就走在羽明后面。本想能趁机一起走,可奇旭看见羽明在前,又跑到羽明前面,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地跑着。冬季的晚上,马路上的人少得都能数过来。这样也好,不然被别人看到岂不是很难堪。也怪,打那以后,羽明每天晚上都能碰上奇旭,而且每次都走在他前面,然后他在追上,慢慢地两人开始捉迷藏。每天晚上,马路上总会看见两人一前一后地追逐着,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一日,课间正在闭目养神的羽明忽然间感到腿上有一个重物压上,睁开眼一看,好家伙,奇旭的一条腿居然压在自己的腿上,刚想破口大骂,却还是迟了一步,旁边的奇旭捷足先登。

   “昨天追你跑的腿都抽筋了,你可是要负责的,快帮我揉一揉。”奇旭的话语似乎有些撒娇。

   “真的,不是又在想什么鬼主意捉弄我?”羽明半信半疑地给奇旭按起腿来。虽然之前从未给别人按过,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技术虽然不是很高,但也不至于很差。可惜,奇旭的一声尖叫打破了羽明自我欣赏的想法。

   “你想死啊。使那么大劲干什么?不能轻一点。”奇旭瞪大眼睛要吃人似的对羽明说。

   “知道了,你不能小点声,没看周围那么多人,还以为我把你怎地呢。”羽明环顾四周后,尴尬地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一丝喜悦,要是周围没有人该多好啊。

本以为此事将过一段落。可想羽明这次上了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了。自从给奇旭按完腿之后,奇旭九变着方的找机会让羽明给自己按。不是按腿,就是手,背,脖子。渐渐地羽明成了奇旭的御用按摩师了,不管真痛假痛,反正有事没事的就伸出一条腿或一只手。开始羽明还有些别扭,但后来也无所谓了,难得有机会感受一下奇旭的体魄,而且自己也没吃什么亏,就这样默许了。

   可如今,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了。羽明已经很久没和奇旭说上话了,更别说这些东西了。每天放学,奇旭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羽明赶紧收拾东西,拼命地追赶,可是,追赶上又如何呢?无论羽明怎么追赶,奇旭都像是没看见一样,留下孤零零的羽明在马路上独自站着。他多么想奇旭转过头看自己一眼,即使一眼就够了,但现实终究是残酷的。一切再也恢复不到以前,那段快乐的时光。

   更令羽明无法忍受的是,虽然奇旭不再找自己按摩了,但也不至于当着自己的面,让别的男生给他按,而且还说着暧昧的话。

   看得羽明怒从心中起,但又不能失态。无奈,只能赶紧避开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刚好下节课是体育课,高三的体育课是很简单的,老师领着做完准备活动,就可以自由活动了。每一周,同学们都盼着这仅有的两节体育课,羽明也不例外。可现在羽明越来越不想上体育课了。

   以前的体育课,总有奇旭和自己一起玩乒乓球,两人从高二就开始玩乒乓球了。开始奇旭还不会玩,是羽明没对手时替补一下,也就当个陪练。可后来,羽明发现奇旭的实力已直逼自己,有时甚至自己都招架不住。虽然自己才练了两年,而且还是自学成才,自己摸索着一招一式。但跟一般的对手打,还是有几分把握。没想到,奇旭进步的这么快,而且从他的招式来看,一定有高人指点。不管那么多,打得好更不错,这样自己也可以偷学几招。就这样,两人每次体育课上都要切磋一番。

   而自从奇旭不与羽明说话以后,两人也没再交手过。而且奇旭开始改打篮球了。几次羽明犹豫了半天才决定找奇旭谈谈,和他一起打乒乓。可奇旭都拒绝了,还扬言退出乒坛,转为篮坛新星??????

   这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为历史,已经无法重现了,看到奇旭这次是铁了心要和自己绝交,羽明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不就是耍点小脾气,他的心眼儿也不能这么小啊,为了这个就和自己绝交。还是他知道了什么,故意远离自己?

难道奇旭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秘密?羽明也拿不准,这事只有天知道地知道和奇旭知道。羽明不敢想,也不去想。

   放学的路上,又是自己孤独的身影。奇旭依然是第一个冲出教室,而羽明也不再追赶他了,他不想自己再像稻草人一样,站在那尴尬的气氛中,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

   又是一个晚上,初春的风带着一丝凉意,使羽明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寒战过后,他眼前一亮,顿时心中无比喜悦。

   “那不是郇君吗?”看着前面走的人,羽明感到凉意瞬间变得温暖,但不久这温暖又变成了寒战。

   “她,怎么会是她?郇君又换了一个女友?明明前两天还是另外一个女孩。难不成郇君真的很花心?”一系列的问题缠绕着羽明,当前面的两个人已经走远,羽明还站在原处,刚刚缓过神儿来。回到家中,不解的问题还是驱之不散。不是羽明八卦,只是现在的郇君让他想不明白。

   时光倒流到两周前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羽明推测着郇君已快要吃完饭了,下一个环节就是开闸放水。不知从何时期,原本在走廊吃饭的郇君不见了,本以为是郇君不在学校吃饭了,可是苏洁为什么总到郇君的班级去呢?原来两人在班级里吃饭,每天中午双进双出。

   为了见上郇君,羽明佯作换水,提前来到厕所,等着郇君的到来。虽然这样有些恶俗,但为了见郇君一面,羽明不顾一切。每天中午,羽明都盼着见郇君,郇君身着一身深蓝色的篮球服。每次都从羽明的教室门口经过。想到初见郇君时,他身着一件红色的外套。虽然羽明不喜欢男人穿红色,但在郇君身上,红色却异常使羽明留恋。

   从那以后,羽明更加留意郇君,他的一

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留意着,而且,既然奇旭对自己这么无情,还是从郇君这找一些安慰吧。于是,追赶换成了跟踪。虽然郇君现在不是最后一个走的,而且时间不定,这可难坏了羽明。不管那么多,能碰上最好,不能碰上,制造机会也要碰上。每天的放学又成了郇君与羽明的游击战。有时时间正好,羽明就若无其事地跟在郇君和苏洁后面,反正那么多同学,因该不会被发现。可有时时间把握不对,眼看就要得手,忽然郇君忘了东西,返回班级。羽明当然不能在跟回去,只好躲进厕所,算算时间再碰碰运气。

   又是一天,几个班级一起上体活课,羽明又可以见到郇君了,硕大的体育馆显得非常热闹,羽明虽然无聊,但还是安静的坐在角落里,津津有味地看着打篮球的人,当然那就是郇君。忽然,一位老师叫几名同学过去帮忙,热心的郇君赶紧冲了过去,羽明想了一会儿,难得有机会接近郇君,于是也过去了。虽然身体单薄,但也充个人数。

真是收获不少,冲上去的羽明正好和郇君一起抬东西。可谓是零距离接触,虽然以前有过几次,但这样的好事,再多也不嫌烦。

   一弯腰,羽明的眼睛马上就定住了。接着热血立刻冲进大脑,看到郇君的??????的内裤。由于弯腰,使衣服和裤子间接分开,而那条C-IN2内裤马上就呈现出来。幸好回神得快,不然东西可就砸地上了,不敢再看郇君,抬完东西,羽明马上找借口逃出来,否则自己就会兴奋而死。刚才的画面久久在脑中不能驱散,对郇君的恋又多了一层。

   平静的又过了一周,已是五月份了,天气变得越来越热。教室内也热的不可开交,特别是中午午睡过后,由于一中午关门关窗,教室像一个蒸笼,热得羽明只好到走廊去风凉一下。

   巧的是,正在羽明享受着轻风在脸上吹拂的清爽时,郇君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眼帘中,只见郇君慢慢地从楼梯走来,走到班级门前,但同学们午睡还没睡醒,郇君只好留在走廊中,正好走廊内有他认识的同学,所以走过来和他们聊了起来,羽明本想回班级在休息一会儿,可碰上这样的好事,真是太难得了。

   此时他与郇君之间的距离不到三米,可以清清楚楚地观摩着,郇君穿着背心和短裤,看样是刚训练回来,所以很热。于是走到窗边,伸出手去拉窗户,腋下的一团黑在黄色的皮肤下显得格外明显。拉好了窗户,他就和别人聊起来。羽明站在三米之外也和别人聊,只是他只用耳朵听着,而眼睛却不时地扫着郇君那边,也不能一直盯着,免得被发现。看着郇君讲得不亦乐乎,而且还掀起背心和别人比起腹肌,看得羽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正在想着刚才的画面,忽然铃声响了,又要上课了,羽明不舍地回到教室,准备这下午的第一节课。

   还有一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教室里弥漫着压抑的气氛,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压力,羽明也不例外。即使是学习再好的同学在这个时候也难免不紧张,况且羽明学习也不是特别的好,只是很正常。一心想着趁着一个月突飞猛进,取得优异的成绩。可炎热的天气使人内心格外的浮躁,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学习。而且一直纠缠着奇旭的冷漠和郇君的失踪。这几天郇君又失踪了,已经三天没看见他了。

   “他又到哪儿去了?难道又去参加考试了?也不对,自主招生和体育加试已经完了,那他怎么还不来上学?”羽明百思不得其解。

   又是一个明媚的上午,羽明刚做完间操回到教室开始学习,忽然感觉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过,当他抬起头时,那个人上半身已经被门遮住了,看不清。只留下一双腿,虽然只是一双腿,但羽明还是觉得那个人好像是郇君,应该猜得八九不离十,他终于又出现了。但终究没有看见脸,羽明也不敢确定。没有多想,羽明继续学习。

   的确,羽明猜得没有错,那个人就是郇君,羽明认识到这一点是在中午。

   “铃???????”中午下课铃响了,收拾好书本,羽明便出去吃饭,可走到教室门口时,他居然看见郇君走来。一身白衣显得格外帅气,当郇君从身边走来时,目光依旧打量着他的全身,无意间,目光扫过郇君的私部,感觉有微微的凸起。以前千方百计的扫描,可郇君装着肥大的裤子,根本看不清。而今天同样的裤子,却能微微的感觉到。想着想着,郇君已从身边走过,难得的机会,已经三天没见到他了,于是羽明佯作上厕所,一路跟着郇君。直到他又看见难过的一幕,郇君又去找他的情人,两人一起下楼,羽明只能站在原处,望着郇君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能忘怀。

虽然还是被奇旭冷漠,但羽明心里依然还想着他,想和其重归于好。即使几次生气要与其不讲话,但每次都是自己先妥协,借机没话找话,想缓解和奇旭的关系,帮他做些小事。

   奇旭这个人很懒,自己的座位从不收拾,每次都是羽明来收拾垃圾。看到奇旭的桌子快散架了,羽明四处找螺丝帮他把桌子修好。可奇旭还是不领情,竟把桌子给拆回原样,而且是当着羽明的面,却不冲着他说:“唉,这是谁修的桌子,修好桌子也不打乒乓球。”

   羽明很生气,但还是忍了,谁让自己喜欢他。

   一日,奇旭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竟主动向羽明说话,弄得羽明欣喜若狂,虽然和奇旭一直在冷战,而且几次决定离开奇旭,但以羽明的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只是嘴上说说,心里还真没想到这一步。所以时不时还想找点话题和奇旭说上话,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可今天,一句久违的话语打开了冰封已久的僵局,奇旭终于理我了,羽明差点高兴得晕过去。

   自从那一句话以后,羽明突然间找回以前的感觉,就像失恋很久以后又破镜重圆,有一种说不清的热恋之情。虽然现在奇旭还不知道羽明的秘密,而且对羽明也不是特别的亲密,但对于羽明来说,这也足够了。知足常乐。这总比他一句话也不说,整天板着脸面对自己强。

   本以为能和奇旭在一起回到以前的生活,虽然是冷战结束,但奇旭还是对羽明不讲话,即使是讲,也只是被逼无奈简单地说两句。一周下来,两人讲的话都能数的过来。羽明很是奇怪,因为这样更让他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还不如直接和他冷战来的明明白白。

   于是羽明就开始试探,看奇旭是否真的原谅自己,羽明就时不时地看着奇旭,让他注意自己,看他是什么表情,以推测他的心里。谁知好景不长,又一次重创击溃了羽明脆弱的心灵。

   偷偷地看一眼奇旭,但不巧,这一眼正好和奇旭的目光撞个正着,看着奇旭的目光逐渐地升温,羽明知道,厄运就要来临。

   “你有病吗,你老看着我干什么,不知道这样很烦人吗,不知道为什么没换位吗??????”后面的话羽明没有听清,光是前面这几句话就让羽明如同跌入万丈深渊,又一次乌云笼罩在羽明的心里。泪水不由自主地从眼中流下来。羽明赶紧背过身去,默默地流着泪水。这是他第一次为别人流泪,说不出为什么,只是泪水总也止不住。“这样很烦人。”这一个个字像一把把尖刀直插心中。

   “他是不是知道了?”羽明又一次怀疑。可又拿不准,要是知道了,以奇旭的性格,他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可如今,他只是说烦,其他恶意的话却没说。即使这样,也让羽明更加重新思考。他是直的,他不喜欢男人,可自己如今已经无法自拔,奇旭就像一个无法驱散的梦魇,时时刻刻都在羽明的心里扎根,越扎越深。

   羽明无数次想忘掉奇旭,可都失败了,但这次羽明下定决心,他不自私。既然别人不愿意,又何必强求。回忆总是美好的,他不想记恨别人,就让回忆永远定格在那最快乐的时光上。

随着高考的临近,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再加以奇旭的冷漠,郇君的神出鬼没(郇君经常来一天,走一天,一个星期有一半都失踪)。羽明有些舍不得,平日里脑海中总是回想起以前的一幕幕??????

   每天中午和奇旭一起吃饭,看到羽明有好吃的,奇旭总是先下手为强。羽明虽然表面上表示出不愿意,但心里还是想着奇旭,把好吃的都留给他,旁边的同学都看不下去了。“你看羽明对奇旭多好呀,那么多好吃的都给了奇旭,真是个好同桌??????”。还有,虽然奇旭总是爱占点小便宜,但难得也慷慨一把。记得有一次,奇旭买了炒年糕,非要让羽明吃,羽明本来不爱吃辣的,难得奇旭这么热心,羽明也豁出去了。一口年糕下肚,辣得嘴巴都张不开,但心里还是挺甜的。

   某一日,和奇旭闹得过火了,突然间,手背上一丝疼痛,刚才被奇旭的指甲划破了。没有创可贴,只能将就一下,先把血擦干净,等其风干。没想到小小的指甲竟给羽明留

下了一个月牙形的疤,但还好,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不然羽明真能跟奇旭玩命。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白天总想着奇旭,晚上这男人还真得闯进了羽明的梦里。不过羽明做的梦很复杂,也很奇怪。他梦到楼道里有人在做饭,卖盒饭,还有人在讨论着盗贼冒充送水工入室抢劫,弄得羽明头昏眼花。下一个镜头又转向学校,到了中午,同学们一起吃饭,好像吃的是排骨。而羽明中午有事出去了,回来时看到桌子上多了一盘排骨,旁边的奇旭若无其事地看书,羽明当时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这一定是奇旭给我留得。”羽明心中暗自高兴??????,至于后面的事,羽明也记不清了。迷迷糊糊感觉闹钟响了,又该起床,开始新的一天。

   时间越来越少,想着想着,羽明似乎有了不同的想法。他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人很少有走到一起的,而掰弯直男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况且如今的社会还是很禁锢的,同性恋这个话题还是在地下的。谁的父母不希望早日抱上孙子,孙女。可对于同志们,他们无法满足父母的要求。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无法容忍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可是上帝偏偏要开这个玩笑,不幸的是被羽明给抽中了。

平日里听着奇旭总叨念着奶奶多希望他快点长大,好娶个媳妇,抱上曾孙,而且奇旭还是家里的独苗,有好几个姐姐,传宗接代的大任就交付给他了。想到这里,羽明觉得自己很自私,如果是这样非要跟奇旭好,这会使他的家里人多伤心。羽明无法抹去心中的愧疚,所以又一次他想到了离开,离开奇旭。

   而对于郇君,羽明一直是暗恋他,他们虽不是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但那也只是几句帮忙干活时无意中的话。什么“那位同学,你过来一下,帮忙把这个桌子抬过去。”“请你找一下你班XX同学。”也许郇君至今也不认识羽明,不知道有一双眼睛一直都看着他。

   在学校的最后一天,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三年时间弹指一挥间,大家都有些不舍得。奇旭忽然间想到签字留念,于是脱下校服让每一位同学留一句话,羽明没想到奇旭这次这么主动,亲自拿校服过来。

   “来,写一句话留个纪念吧。”

   羽明本来还对奇旭有些怨恨,既然他这么主动,自己也不能推辞,可写些什么呢?想了一会儿,最后羽明运用十二年的语文水平即兴发挥写了一首还算押韵的七言绝句。题目是《赠奇旭》。

   “转眼相识已二载,如今分别要离开。今后有缘再相遇,同桌情谊永似海。”

   羽明本想写“友谊”,但终究对奇旭有那么一点情,况且就要离开了,以后相见还是未知之数,所以还是留一个小小的暗示,最后写成了“情谊”。

   “毕业之后也许我们会分道扬镳,也许有缘再相见,这一切都不是我所能决定的。现在的我已经看破了一切,一切随缘吧。有缘我们可以在一起,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快乐。无缘也不后悔,至少我们曾经快乐过。幸福,快乐虽然需要人们去争取,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往往不在我们手中。高中的生活让我有过初恋,暗恋。让我更加成熟,更加了解了人情冷暖??????”

   羽明写完最后一篇高中日记,等待着高考,等待着高中的结束。不去想结果,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全文完

《高中》到此发表结束。感谢读者的支持,这是封竹的处女作,当初写这部小说也是机缘巧合。本来想写几篇文章发泄一下伤感的情绪,可写着写着发现这几篇文章可以串成一部小说了,于是封竹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情节,最后就诞生了这部小说。这也激起了封竹写小说的兴趣,现在封竹准备收集资料,执笔下一部小说。

   希望大家还来捧场

河南同志网提醒:请注意查看《学生同志小说:高中》一文是否有分页内容。如您对本文有任何看法或意见,欢迎及时反馈给hngayw.COM河同网

作者:河南同志 来源:河南同志小说
  • 你认为河南同志门户网如何?
  • 河南同志聊天室 投票选项一
  • 河南熊会所导航 投票选项二
  • 河同网 投票选项三
  • 河南同志会所导航 投票选项四
  • 郑州同志会所 投票选项五
  • 郑州同志网 投票选项六
  • 缘聚中原聊天室 投票选项七
  • 河南同志防艾公益 投票选项八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河南同志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河南同志门户网站广告只做正规按摩推油广告链接,禁止漏点图片,1069会所,SPA会所,同志酒吧,熊会所,同志浴室,聊天室,同志交友,男子会所导航信息,危险国家机密,发现即断链接!河南同志导航提醒您:某些个人会所网站右下角弹出中奖广告是骗人的,点击有一定危险性!
  • 大名:
  • 内容:
  • 河南同志(www.hngay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河南同志,缘聚中原,河南同志导航,郑州同志会所|河南同志聊天室,河同网严厉打击,色情、欺诈服务活动,欢迎广大同志朋友举报,一经发现,撤掉广告,永不合作!致力为河南同志打造健康、权威、真实、实时的互动空间!
  • Powered by weiais! V3.0sp1